原来我们一直误解了乔司,这才是真实的乔司!
2021-06-15 10:04:31 分类: 今日聚焦 来源: 5620 阅读





文丨叁拾郎


说起乔司,很多老杭州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西瓜,乔司的西瓜好吃!


乔司的西瓜为什么好吃?


因为在六七十年代的钱塘江大围垦前,乔司和九堡是杭州人向东垦殖的第一站,也是沙地人向大江要地,争夺生存空间的桥头堡。
 
| 图中蓝线就是当年的钱塘江岸,乔司直面潮水威胁
 
乔司、九堡东部刚刚从钱塘江滩涂围垦出来的沙质土地没办法立刻种植粮食作物,却具有透气性好、含水少的特点;

而西瓜生长初期对土壤肥力要求不高,喜欢相对干旱的生长环境,所以乔司种出来的西瓜就特别甜。
 



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杭州人对乔司的印象并不好。

就像老上海人觉得全国都是乡下人一样:
 


和大上海一样,杭州也有地域鄙视,杭州人看不上周围的所有人——萧山、余杭、临安、临平、九堡、乔司,统统看不上,连挨着城区的三墩、祥符、拱宸桥也看不上。

原因很简单:这些地方的人不是城里人。

只有住在北起武林门,南到钱塘江,西边到西湖,东边到铁路(江墅铁路)这一小块被老城墙围起来的地方的人才是城里人。
 
老杭州人眼里的杭州,就是这么点地方
 
最多再加上武林门外面沿运河一线的,其它统统都是乡下人。

当然鄙视也是分层级的:拱宸桥地位最高,因为那里是租界,是花花世界,是见世面开洋荤的地方;

其次是祥符、三墩、蒋村、转塘,这些镇子都挨着老城区,算是半个杭州人;

外围的临平、余杭、临安当中,临平最好,毕竟临平一直是仁和县县治所在,还有与西湖齐名的东湖,有与西湖十景相对的东湖十景;再次,勉强算是大杭州。

萧山,那是江对面的,算绍兴的;萧山话跟杭州话完全不同,反倒跟绍兴话更像;

富阳,直接算外地;至于东边的九堡、乔司,直接打到鄙视链的最底端。

为什么是最底端?

因为杭海路沿线的一、三、五、七、九那些堡和乔司都在钱塘江边。

钱塘江边是什么地方?

每年都要被潮水冲刷的,铺满盐碱地的,潮水一来,人跟地都会被冲走。只有在城里过不下去的人才会跑去乔司那种地方开荒;农民好歹还有块地,那边的沙地人连块地都没有。

这种地方,谁要去?谁敢去?

说白了,周边那么多地方,杭州人最看不上乔司。

准确的说,老杭州人从来就不把乔司当个值得讲的地方。
 


乔司真的一文不值吗?

当杭州人优哉游哉地弄堂里、河道旁,打二两烧酒,摆一盘瓜子,听听戏、下盘棋,家长里短、安安稳稳地过小日子时;乔司人必须为生存与潮水搏斗,直面坍江的威胁。
 
| 凤凰山脚下依稀留存着老杭州的那一份悠闲
 
| 坍江,就是沿江土地在潮水冲刷下大片坍入江中
 
当杭州人在西湖边上、城隍山下吟风弄月,西湖歌舞几时休时,乔司人正在潮水退去的江滩上面朝盐卤背朝天,晒出一方一方的海盐来。

古代乔司的地不适合种粮食,乔司人只能靠当地的特产——盐——来谋生。
 

唐宋时,从北面的临平湖到南面的汤村(乔司),当地人主要靠晒盐为生。

汤村盐色白粒细、味淡而鲜,深受官民喜爱,盐税也是官府重要的财政来源。

宋神宗熙宁五年(公元1072)十月,时任杭州通判的苏轼奉命监督民夫新开河道用来运输食盐,写下了《汤村开运盐河中督役》:

居官不任事,萧散羡长卿。
胡不归去来,滞留愧渊明。
盐事星火急,谁能恤农耕。
薨薨晓鼓动,万指罗沟坑。
天雨助官政,泫然淋衣缨。
人如鸭与猪,投泥相溅惊。
下马荒堤上,四顾但湖泓。
线路不容足,又与牛羊争。
归田虽贱辱,岂识泥中行。
寄语故山友,慎毋厌藜羹。
 
没错,杭州人吃饭时用的盐,大部分都是乔司产的。

没有盐,你能活几天?
 


当杭州人在城墙里享受太平时光,喝着从水井里打出来的没有咸味的井水时,乔司人却要顶着风吹日晒,踩着淤泥,挑着石头修筑海塘。

清代的杭州湾北岸海塘用长6尺,宽1尺多,厚半尺的条石叠成,条石间用生铁浇铸的阀码榫联结。

整个海塘就像钱塘江边的长城,每三里设一个堡,每个堡安放用生铁浇铸、重好几吨的镇塘铁牛一只。

海塘从杭州清泰门外乌龙庙一路向东,经三堡、五堡、七堡、九堡、在十一堡(今三角村)进入乔司境内,再经十五堡(今临平南苑街道钱塘村)进入海宁翁家埠,一直到观潮胜地盐官镇。
 
| 老杭海路下的海塘遗址
 
没错,乔司人自己的双手,在杭州城外筑起了一道石头做的“长城”,让杭州城免遭潮水侵袭。

没有这道海塘,没有乔司人,别说钱塘江,连西湖都会变成咸水湖。修筑完海塘后,为了重振盐务,清廷把盐课司乔迁到了今天的乔司镇。

乔者,乔迁。
司者,盐课司。
这才有了“乔司”这个地名。

 


1937年12月23日,日本侵略军占领临平,第二天占领乔司,随即攻占杭州。

当时的浙江省政府和杭州守军未发一枪、未做抵抗,提前一天逃往萧山、富阳等地,临走前还炸毁了当时华东地区最先进的火电站——闸口电厂和钱塘江上第一座大桥——钱江一桥。
 
| 被炸断的钱塘江一桥,断口朝萧山
 
日军占领乔司后开始修碉堡、设路卡、成立维持会、强行签发“良民证”、挨家挨户勒索虏掠,无恶不作。
 
| 日军在乔司十五堡建的碉堡
 
两个月后,也就是第二年农历正月十八(1938年2月17日)深夜,上百名中国军人在组长鲁清和副组长贾文龙的带领下,从萧山出发渡过钱塘江,袭击了日军在乔司镇平家桥据点,全歼守军40余人。战后,奇袭小分队撤离乔司,渡江返回萧山。

这次奇袭,是浙江抗日战争中第一次出动出击。特别要指出的是,指挥这次行动的组长鲁清是萧山人,担任向导的副组长贾文龙是地地道道的乔司人。

你们杭州不放枪、不抵抗,但我们乔司人敢打,敢对日本人动手。
 
到了抗日战争中后期,游击队多次在乔司人的掩护和向导下破坏沪杭铁路、打击日军后勤补给线,极大地提升了浙北军民抗击日军的信心和决心。

 


1909年,沪杭铁路开通运营,设18个站点,乔司正是其中一站。从那时起,乔司就成为杭州对外铁路交通的重要节点,是杭州人北上苏沪的必经之地。

浙江的丝绸、茶叶、轻工业产品经乔司走向全国;从上海过来的洋货、奢侈品也经乔司进入杭州。

有老杭州人觉得,正因为乔司四通八达,汽车、火车、轮船都从哪里过,才是个留不住财气的地方。

一句话:风水不好。

现实却是,早在改革开放初年,杭州就决心让乔司取代南星桥,升级为城市东北部新一代的交通枢纽。

1993年8月,铁路乔司编组站开工,三年后建成并投入使用。

2005年11月,乔司站再次扩建完毕,形成目前二级四场(出发场、到达场、编组场、下行上行分场)的规模,拥有线路68股。
 
| 铁路乔司站
 
如今,乔司编组场日均办理辆数已从8793辆上升到13867辆;年货物到发量从100多万吨上升到1600多万吨,增加15倍多;

年铁路运输收入从2000多万元到5亿元,增加24倍多;

范围涵盖南星桥站、艮山门站、杭州北站、临平站、笕桥站、星桥站、沈家塘站、行宫塘站、勾庄站、181线路所等大大小小11个车站,承担着沪杭、宣杭、浙赣、萧甬等线各方向的运输重任,成为杭州新的铁路枢纽中心和浙江最大、最现代化的编组站。

从乔司站编组出发呼啸而过的火车,为大杭州地区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运力保证。

没有乔司站的强大编组和吞吐能力,520、618、双11、双12,你连爆仓的能力都没有,谈何物联网、电商经济?
 


其实最让老杭州人介意的是乔司有个劳改农场。在他们眼里,去乔司就跟去《水浒》里的沙门岛、发配沧州差不多,好人家谁会去那里?

于是乔司很悲剧地成了杭州各区块中最被看轻、被忽视的一个。
 
| 宇宙中心、被抛弃、炒房客挥泪交汇处的那个突出部就是乔司
 
乔司监狱真的像沙门岛和沧州大牢那么恐怖吗?

乔司劳改农场,准确地说应该叫浙江省乔司监狱,成立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是新中国第一批成立的监狱之一,就坐落在月牙湖畔。

我国法律规定:对罪犯一般采取就近收监执行的原则,即无论户籍在哪里,只要在判决地被判决后,就依判决地附近的执行场所收监执行。

也就是说,杭州人只要犯了罪,被判了刑,大部分都会被送到乔司监狱服刑,用劳动来改造思想、净化心灵。

所以杭州人要当心了,犯了事,少不了要被送去乔司。
 
| “大门向你敞开
 
实际上,乔司监狱完全不像想象中那么阴森恐怖。

乔司监狱坚持“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方针,在2008年被司法部授予“现代化文明监狱”称号,是全国闻名的模范监狱。

乔司劳改农场还是杭州市的绿色蔬菜生产基地。
 
| 杭州人吃的瓜果蔬菜,很多都产自乔司劳改农场
 


尽管拥有巨大的交通优势(地铁1号线经过、铁路枢纽、杭甬高速),但乔司依旧是那个被遗忘的角落。

城区规划杂乱无章,到处都是脏乱差,让人看一眼就不想留。

靠服装和家庭式作坊撑起来的产业,让人觉得上不了台面。

铁路、高速、地铁经过的地方,喧嚣嘈杂,让人无法静心生活。

再者,旁边有临平,只差两站路。

最重要的是,在这些年轰轰烈烈的杭州周边地块大开发中,乔司一直是沉默的;乔司的优势成了周边区域的优势,对乔司的成见却根深蒂固。
 
实际上,近年来乔司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城中村改造,城市界面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和提升;教育、医疗等配套也不断加码;特别是新近开放的位于乔司国际商贸城中央商务区的核心区块丰收湖公园,是乔司丰收湖板块核心区域。
 
| 丰收湖公园
 
2020年7月,丰收湖公园正式开园。

公园依托水域,设计精于形、胜于意,通过地面、水面、空中多维游线交织交错,体现“人在画中、画在人中”的诗画园林空间,打造未来之脉、穹湾小筑、杉堤傲月、古塘新韵、数字之潮、水漾临风等丰收湖六景。

多维度的空间景观与周边的产业地块实现无缝衔接,为周边居民打造了一个自然舒适的“精致生活”环境,着力打造一个融合智慧科技、四季追花和海塘遗址为一体的中央湖景公园。
 

而紧邻丰收湖公园的丰收美地产业园,将着重引进文化创意、会议会展等产业,计划打造集大型会展中心、酒店等为一体的九乔发展极产业配套综合服务中心,实现湖光绿景和文创产业的共同发展。

乔司的交通优势也将被再次放大:

地铁线路上,曾经的杭州地铁1号线临平段,将被即将通车的地铁9号线涵盖。未来,地铁9号线将取代1号线临平段成为乔司-临平的通勤专线。
 
| 从乔司到钱江新城只需30分钟
 
铁路线路上,杭州正在规划杭州货运铁路外迁,即推进沪杭线、浙赣线、萧甬线、宣杭线市区段货运功能外迁,结合货运布局调整外迁乔司编组站。同时以货运外迁、城市更新为契机,推进“1小时通勤圈”建设。
 

货运编组站外迁后,困扰当地人多年的铁路太吵和周边环境整治问题将得到极大改善。而编组站外迁腾出来的地块,又可投入新一轮的规划建设,为打造“乔司新城”提供空间。

道路建设上,根据规划,杭州“双十字”快线网中的南北向快线(32号线)将纳入四期,线路北侧的中心枢纽就在乔司。
 



一千年前,乔司人追随钱王,捍海筑塘;
一百年前,乔司人枕木凿钉,打通沪杭;
五十年前,乔司人围海造地,垦荒为家。

乔者,迁徙。
司者,执命运。
乔司人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如今的乔司,明湖为镜,三城之交;四轨环抱,五路通衢。

如今的乔司,站在了杭州向东挺进的“腰眼”上。

腰者,肾之藏。
肾气足,则生生不息。

站在东杭州宏图的中心,乔司人引吭高歌,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样的乔司,还有什么理由被杭州人看不起?


追寻城墙下的记忆,重温巷子里的味道,

讲述老底子的故事,聆听一座城的声音。


识别上方二维码

即可下载APp

 

如果你有诉求,

可通过东杭州APP发帖讨论哦~






相关楼盘

> >